导航菜单
新闻详情
一个多么耐人寻味的巧合
作者:    发布于:2018-04-13 01:13:24    文字:【】【】【
摘要:原标题:一个多么耐人寻味的巧合

1、

昨天熬了一个通宵看了扎克伯格在国会的听证

原标题:一个多么耐人寻味的巧合

1、

昨天熬了一个通宵看了扎克伯格在国会的听证。

醒来,看到《致歉和反思》。

这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巧合,非常有意思,值得细细体会。

中国和美国,分别孕育了世界上最强大的互联网产业。

全球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全部被中美两国瓜分。

毫不夸张地说,人类未来的互联网图景,是由我们两个国家联合定义的。

然而,在各自经历了二十多年激动人心的高速增长后,两个国家的互联网行业却殊途同归,在同一个时间点同样走到了一个最关键的时刻。

两件事,都是大事,外界关注度极高。

那封公开信发出8个小时,点赞已经有15000,反推阅读量,应该已经上了百万。

Facebook的听证会,英美媒体同时直播,不管转到哪个电视台,都是一样的画面。不光如此,这些媒体同时还都在Youtube上提供在线直播。

现场,前来旁听听证会的人,在门外排了100多米的长队,蜿蜒了好几层楼梯。

场外,是抗议的人群。

当年世纪大案辛普森杀妻案的关注度,恐怕也不过如此。

2、

凌晨4点,那封道歉信发出的同时,扎克伯格也正在国会山里如坐针毡,接受美国参议院的质询。

他的姿态,极其谦卑,极其真诚,极其合作。

对于这次听证会,扎克伯格如临大敌,有无数的细节可以佐证。

比如,媒体打探到内部消息说,事前他安排了四次模拟演练,把所有可能被问到的问题都练了好几遍。

再比如,平时爱穿T恤牛仔裤走硅谷休闲风的扎克伯格,这次特地换上了西装领带。

面对着一屋子的参议员和媒体,他身板挺得笔直。

不时紧张地喝水,表现得毕恭毕敬,战战兢兢,诚惶诚恐。

像是一个认真听课回答问题的小学生,又像是一个刚毕业找工作在接受面试的大学生。

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挺拔诚恳可信,椅子上还特地放了一块厚厚的坐垫用来增高。

这些当然都是出于公关战略的考虑。

听证会进行到一半,中场休息5分钟,扎克伯格离席时忘了带走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笔记。

结果我们都看到了,那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要点,像是学生为了大考而准备的小抄。

当然,也许他是有意遗落给媒体拍的,为了让全世界看到他的态度,谁知道呢。

3、

Facebook的这次听证会,一共持续两天。

北京时间昨晚的第一天,是接受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以及商业、科技和交通委员会的质询。

一共有44个议员对他进行轮番盘问,每个议员只有5分钟的提问时间。

接下来的第二天,面对的则是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同样又将是一场几十比一的马拉松车轮大战。

美国国会经常召集企业界人士开听证会。

以往,烟草、汽车、化工、制药这些行业的巨头都曾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叫到华盛顿。

但像这次Facebook听证会这么大的规模,还不常见。

听证会的核心,就是两个字:监管。

头条的过失,在于对内容监管不力,出现了大量低俗、暴力、有害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

Facebook遭遇的危机,同样在于监管不力。

上个月的惊天大消息,媒体爆出的数字是5000万,现在Facebook主动证实其实一共有8700万用户信息泄露。

除了侵犯用户隐私,Facebook上还充斥着大量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所以扎克伯格说:

“Facebook是一家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的公司。但是显然,我们没有采取足够的防范措施,以至于这些工具也被用来搞破坏。这包括假新闻、外国势力对选举的影响和操控、仇恨言论、以及数据隐私。我们未能足够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所在,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道歉信说,“所有责任在我”。

扎克伯格也说,“错误在我,我很抱歉。我创办了Facebook,我管理着Facebook,我对所有发生的一切负有责任。”

4、

参加听证会的议员里,不乏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昏庸老人,翻来覆去纠缠一些常识性问题。

但也有不少心明眼亮的议员,问出的问题一击中的。

比如说,一个关键的问题是:

虽然加强监管是共识,但是,如何监管?由谁监管?

扎克伯格反复表示,Facebook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自我监管措施。

其中包括,建立一支20000人的内容审查团队,以及用AI技术去识别那些色情、仇恨言论以及一切不合适的内容。

但是议员们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

好几个议员都提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Facebook这样规模的公司无法、也不愿意实行充分的自我监管(self-regulate)。

它们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它们必然会选择牺牲用户隐私去换取利润,唯一的解决之道是寻求立法。

有议员问,“你如何能够让美国人确信,把自己如此重要的隐私信息放心地交到你这样的公司手里?”

还有议员说,“如果Facebook和其他的互联网公司不愿或者不能解决隐私问题,那只有由我们国会来做这件事了。”

扎克伯格对此当然无法反对,但他同时极力表明:

不能过度监管(over-regulate),否则,美国互联网行业在面对中国对手的竞争时,就将失去自由发展的优势。

另一个问题是,是不是可以从反垄断的角度,对Facebook进行分拆?

美国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例子,很多行业巨头都曾经因为形成垄断被多次分拆。

但互联网公司一方面成长太快,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生存的根基就是“连接每一个人的生活”,分拆起来没那么容易。

但这个问题,昨天还是有议员提了出来,他们直接问扎克伯格:你是不是认为Facebook已经太大了?

扎克伯格当然马上就看出了这背后的陷阱,所以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我们在很多领域,都有很多的竞争者。

议员问:谁是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扎克伯格说:谷歌、微软、亚马逊、苹果,我们都有很多交叉的地方。

5、

那些长成庞然大物、掌握了海量用户信息、和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息息相关、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巨型互联网公司,未来一定会遭遇到更多的监管。

无论是对中国互联网巨头,还是对Facebook为代表的美国互联网巨头来说,都是如此。

监管的手段和路径,乃至原因与目的,会有所不同,但加强监管,一定是大势所趋。

这一次的听证会,可以看成是华盛顿和硅谷的一场历史性角力。

美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基本上都集中在西岸,硅谷在事实上形成了一个可以和华盛顿分庭抗礼的权力中心。

过去美国政府对互联网行业的监管并不多,但这次的8700万用户数据泄露,像一颗核弹被引爆,从此游戏规则可能要发生改变了。

Facebook是众矢之的,以后它们的核心盈利模式——搜集用户信息、用算法展示针对性的广告——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细究之下,如果游戏规则改变,其他的互联网公司,无论是Google还是Amazon,恐怕都无法幸免。

苹果也许可以稍微放心一下,毕竟他们卖的是产品,不是用户。

库克早在几年前就讽刺过Facebook的盈利模式。

他说,苹果的盈利模式是卖产品给顾客,“我们和那些挖空心思搜集你的一切信息来牟利的互联网平台是有本质不同的”。

轮播广告
脚注信息
 Copyright(C) 2018 金洋娱乐平台